Dream Maker 老漂 不要有和人斗的心,你要赢的是你自己!

为啥英语里的介词辣么难学?

由于中英两种语言思维方式的不同,介词对中国人而言无疑是最最难掌握的知识点,能否灵活的使用介词是衡量一个人英语水平的重要标准之一。

大家先不要往下看,先试着翻译一下这3个句子:
1,她看着我,感到很惊讶。
2,那个穿着黑色夹克的男人是我最好的朋友。
3,他看着我笑。

我想大多数朋友的翻译差不多是下面这样:
1, She looked at me and felt surprised. (in surprise)
2, The man who wears a black jacket is my best friend. (in black jacket)
3, She looked at me and laughed. (She looked at me in laughter)

这些句子从语法上都不能算错,但是不符合英语的惯用说法,是典型的Chinglish。不难看出,例子中保留着中文喜欢用动词的痕迹,而括号中改进后的句子更加简单凝练,更加符合英语的习惯。

还有很多让中国人奔溃的用法,比如说在微软工作为什么要用at Microsoft而不用in; 在农场是on the farm但是在村里又变成了in the village;木头做的椅子是a chair made of wood但是为什么葡萄做的酒又变成了wine made from grapes。这些用法常常让人捉摸不透,但其实如果你仔细研读下介词的含义,会发现这些不同的介词常常代表了人们对对象之间“关系”理解的不同。如果你不明白,可以继续往下看。

为什么介词很难掌握?

我们写或说英语的时候,基本所有的错误是由中文的思维方式导致的。你搞不懂时态,是因为中文里没有时态;你常常被定冠词搞的晕头转向,因为中文没有冠词;你she和he不分,是因为中文发音相同……

也就是说,你在英语的错误绝大多数都可以找到母语的影子。同理,介词之难也就在此:英语中介词的数量远远大于中文。从本质上来说,汉语是一门多运用动词的语言,而英语有很多介宾短语(比如cut back, cut out, cut down on意思都不同),而且很多介词的意思也相近。例如,中文“我觉得学习很难”,里面没有任何介词,但有些同学可能就会错误的翻译成“Learning is very difficult to me.”(to应该用for),这表明我们在学校通过死记硬背记掌握介词的方法其实往往不那么可靠。

新编大学英语第二版 Book2 Unit2 Speaking Different Languages

[1] When Martians and Venusians first got together, they encountered many of the problems with relationships we have today. Because they recognized that they were different, they were able to

Tags:

发布: 老漂 分类: 软件|英语 评论: 0 浏览: 192

新编大学英语第二版 Book2 Unit 1 A Good Heart to Lean On

More than I realized, Dad has helped me keep my balance.

[1] When I was growing up, I was embarrassed to be seen with my father. He was severely crippled and very short, and when we would walk together, his hand on my arm for balance , people would stare. I would be ashamed of the unwanted attention. If he ever noticed or was bothered, he never let on.

Tags:

发布: 老漂 分类: 精彩|收藏 评论: 0 浏览: 53

成长手册2021.2.25

私人文章,登录状态下方可查看。

Tags:

发布: 老漂 分类: 音乐|故事 评论: 0 浏览: 3

​南方系前主笔“突然叛变”,说创业几年,发现自己读书读傻了

     毫无疑问,我曾经就是一个恨国的公知。微博里很多人问我,为什么现在,我的观点完全变了?
     今天我来说说:为什么年轻人容易被自由公知的那一套忽悠,但成年成熟之后就醒悟了。为什么做生意非常有助于治疗这种幼稚病?为什么会有读书读傻了这个事。
      所有这些,其实是我这些年的一个自我反思。
    我上大学的90年代末期,正是《南方周末》的巅峰期。那个时期的大学生,和文科教授们一样,普遍都是恨国党。越好的大学越是如此。
      在大学里,我们读了很多书,自以为知道了很多真相,自以为比别人更英明。我们都是英美道路的信徒。在我们的世界观里,我们有了一个简单的二分法:国家的政治经济发展道路,符合英美自由民主的,就是对的,反之,就是错的。因为英美发展得好,我们落后,因此他们就是先进的,是对的。
      我们用这个标尺,去解释我们的社会和政治。这是我当年作为媒体人公知的一个基调。而中国的现实,确实有很多荒谬和不如意之处。90年代尤其多。
      我的媒体人生涯是很顺的,在工作两年半之后,我就写出了一点名气,被挖到《南方周末》去做首席评论员,用我的那一套方法论去评论各种社会政治现象,也吸引了不少人的认同。
      随着阅历的增长,特别是当我作为领头人,自己做企业之后。我开始逐渐反思自己以前深信不疑的那一套分析逻辑。
      我逐渐认识到,自己以前的那一套逻辑,其实就是一种政治领域的成功学,是一种极其粗浅的方法论。
      商业领域,如何做一个成功的企业,哪种经营方式能取得成功,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终极问题。商业上的成功,绝没有灵丹妙药,也没有什么恍然大悟的妙招,也不是学哪个成功企业的模板就能发财的。
     我们看商学院的教学,那里不会教你哪条道路是发财捷径,只会用一个个案例去分析,让人能从中得到一丝光亮的启示。绝对不存在什么发财的模板,如果有,那一定也会马上失效。
    

Tags:

发布: 老漂 分类: 精彩|收藏 评论: 0 浏览: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