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漂 不要有和人斗的心,你要赢的是你自己!

突然又想起在东莞里笨笨狗的那段故事

笨笨狗也算是贯穿整部小说的支柱。

笨笨狗虽不算很漂亮,但她和小说男主角的感情却是十分纯粹和真实的,不过结尾是心酸的。不论是他们的网恋还是小说结尾,都是十分心酸和无奈的。

几年前,第一次看完小说后,无限感伤。现在想起,还是没有勇气再去看一次。

  “先说,你是怎么想我的?”笨笨问
  “像春天的两只熊,我们一起走着,路过一个长满青草的山坡,我抱着你从山顶上骨碌骨碌滚了下去,滚啊滚啊,滚了一整个下午,我就这么地想你。”我漫不经心道。
  笨笨嘟着嘴,沉默了半天,狠狠地掐了我一下,生气地说:“不准骗我,我要听你自己的话,不要听春上春树说过的话”说完眼角就流出泪来。我一把楼过她,正不知如何解释自己的懒惰时。她收起了眼泪,用好可怜的语调求我说:“我要听你自己的话,听我的小石头自己的话,我从南京赶来,就是为了听这些话,我恨你恨你。” 她的秀发随着小脑袋摇摆着,像个拨浪鼓。
  刹那间,我觉得自己和她都好可怜。
  “怎么说呢?我想你,在图书馆的一声叹息里想你,在喝茶是袅袅清雾里想你,在该死的英语四级词典里想你。真的,我从来就不故意想你。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你的名字自然地来到我的梦里,在清晨空荡的思绪中,你又会嘟拉着嘴,叫我小石头。你知道吗?你是个幽灵,我们隔得太远了,远得我甚至产生错觉,我在和一个虚幻谈恋爱,虚幻却拼命缠饶着我的现实。我心神疲惫,我总是感觉你从我的手指间溜走,剩下的,只是溅起呜咽的伤痛。”
  笨笨盯着我的眼睛好久,紧接着,我的脖子遍布吻痕。
  穿过她的裙子的我的手,在一个柔软的角落里游泳。我压在她身上了,神魂俱寂。

  我关了灯,苍穹一片幽暗…..什么,接下来?我不是告诉你我关灯了吗?接下来的事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疲倦地搂着笨笨闭上了眼,笨笨睡不着,温柔的用手在我背上划着圈,我却枕着笨笨的手臂呼呼入睡,没隔多久自己就兴奋地醒了。毕竟这是第一次跟一个妈妈以外的女人同床而度,想睡却总舍不得浪费光阴,感觉也怪怪的。笨笨骨碌着眼睛无聊地左顾右盼着,任我枕在她怀里,手一直没有移开,见我醒了,才把我的脑袋像旧社会推翻三座大山一样推开。我见到她的藕臂被我压得有点变形了,不免有点心疼,怪爪微张地为她轻轻按摩。
  “小石头,你怎么打鼾啊,鼾声像海浪一样”笨笨狗笑道,“我要录下来,放到你们学校网站上去,呵呵,没想到你这么斯文的人居然鼾声这么流氓。”

  会不会火车提早到了?突然,这一念头倏地在我心中闪过,我浑身打了一个冷战。笨笨狗可是一个路痴啊,上次在夫子庙就迷过一次路,让我半夜三更接着她哭泣的电话聊了一个通宵。在长沙这个流子成堆的地方,会不会……. 我不敢想下去,头上冒着冷汗,飞奔向咨询台,一问,火车晚点了。暗笑恋爱中的人果然弱智,火车什么时候早到过?我放心下来,慢慢踱到二搂再去买包烟,给老板一百块,要找我九十五块五。老板说没零钱,便踱到另一个候车室换散。这时广播声响起:T377次从南京赶往广州的列车已经到达长沙站…….我真想飞奔下去,无奈烟以拆开,老板又去换钱了。我只好等待,三个两分钟过去了,老板还没回,等佳人变成等小贩,这一大变活人的魔术让我极度郁闷,冲着老板的老婆急了起来,心中又问候着老板的老妈。五个两分钟过去了,老板终于嚼着槟榔踱了回来,我抢过他手中的散钱,没等老板弄明白,便冲了下去。
  红蜡烛下,笨笨狗穿着米黄色的裙子正在左顾右盼地啜泣着,我从后面搂过去,递给她花,说:“笨笨,想死我了。”她哇的大哭起来,身体一挣道:“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火车晚点了,你还迟到。火车欺负我,你小石头也欺负我”一边往火车站气冲冲地跑去,说要马上回南京。旁边一群人都在看着我们——主要是愤怒地看着我,几个保安也密切注意着我的动向,抽着棍子随时准备立功。我只有苦笑赔罪,她不管,依旧愤怒地硬往火车站里钻。我见她手里还紧攥着玫瑰花,心理稍安,决定冒点险,吼道:“老婆,别闹!有什么事回去说!”她显然被我一声老婆地怒吼镇住了,眼泪停滞在双颊,圆圆地睁大了眼睛瞪着我,又向左右瞟了一眼,见保安很失望地走了,只有群众围在旁边看笑话,觉得再闹也没意思。潇洒的耸了耸肩,大度地说:“算了,谁叫我是你亲亲的小狗老婆呢?帮我拿着包回去吧。”一把挽着我面带笑容地往外走。
  我问她:“包里有些什么?”
  “内裤、胸罩、避孕套。”笨笨很认真地回答。

 

  《在东莞》原名《80后—睡在东莞》下载佛山顺德北滘中学高三语文教师“天涯蓝药师”发表网络小说《在东莞》(原名《80后—睡在东莞》),9月26日,“天涯蓝药师”因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被东莞警方刑拘。


  “天涯蓝药师”的妻子表示:“我认为这个小说,完全不涉及色情,只是一个现实批判性质的小说。”“天涯蓝药师”的妻子说,丈夫洁身自好,从没去过桑拿场所,身边也没有这样的朋友,所写内容完全是源自想象及阅读经验。要说有生活基础,“那就是他看到过站街女。”


  “天涯蓝药师”的妻子说,这部小说元平是2009年6月份开始写作,一共花了近4个月时间,原名《80年代———睡在东莞》,一共155节,39万余字,在天涯论坛连载 后,引起热捧,点击率很高,先后有十余家出版社联系“天涯蓝药师”,要求出版此书。但书稿的一审二审都通过了,三审却始终无法通过。后来天涯杂谈的版主建议“天涯蓝药师”更改 个别敏感字眼,同时小说更名为《在东莞》。


  天涯版主认为,这部小说描写的“东莞的城市生活,有揭秘桑拿行业和夜生活内幕的性质”,小说“只能算三流,可能达 不到出版要求,但写得很真实”。他认为从有关部门的判断标准看,这小说也只能算文学作品而非色情出版物,“在东莞是文学作品,不是黄色小说。小说有些黄, 但都是很文学的描写,如果拿电影来比喻,它不是A片,而是三级片。如果是黄色小说,我们也早就删除了。”


  该小说是否淫秽物品,应该交给文学艺术专家去判断,而不应该由警察来判断。警方简单将一个作品认定为淫秽物品可能损害创作自由。应该花大力整顿的应该是小说中的现象,而不是小说本身。


  天涯ID:天涯蓝药师,注册于2005年10月3日。他的小说《80后———睡在东莞》最早于2009年6月17日发表在天涯杂谈,2009年8月9日, 他因“杂谈敏感词多,让药师无法忍受”转而把小说改名《在东莞》连载于天涯的文学板块“舞文弄墨”,迄今为止该小说的点击已经超过了两百万。

Tags: 在东莞

发布: 老漂 分类: 心情|思考 评论: 2 浏览: 232
留言列表
问天
问天 这书不错啊!开始阅读了,谢谢老漂推荐!
老漂
老漂 比较写实的书
跨境电商
跨境电商 很好,感谢~~~~~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