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漂 不要有和人斗的心,你要赢的是你自己!

辛弃疾:秋晚莼鲈江上,夜深儿女灯前

木兰花慢.辛弃疾

老来情味减,

对别酒,怯流年。

况屈指中秋,

十分好月,不照人圆。

无情水、都不管;

共西风、只管送归船。

秋晚莼鲈江上,

夜深儿女灯前。

征衫,便好去朝天,

玉殿正思贤。

想夜半承明,

留教视草,却遣筹边。

长安故人问我,

道:愁肠泥酒只依然。

目断秋霄落雁,

醉来时响空弦。

这首词,我最喜欢的就是下面这两句:

秋晚莼鲈江上,

夜深儿女灯前。

中国古诗词里,有一个典故叫做“莼鲈之思”。

讲得是西晋的大名士张翰的故事。

那个时代,是中国名士们最潇洒的时代,一个人的地位,看得是你的家族、相貌、气质、谈吐,张翰完全符合这些标准,张翰的父亲原本是三国时东吴的大官,他本人长得又高又帅,还写得一手好文章,人送外号“江东阮籍”。

西晋的朝廷早就听说江东有一个张翰,是个大名士,于是召他来做官,他不去,还编了一个故事,说有一天自己看到秋风起,落叶黄,忽然想起故乡的莼羹、鲈鱼,直流口水,于是跟人说,为什么要因为名利而跑那么远去当官呢?就算是当宰相,吃不到新鲜的家乡菜,都不会开心。

这就是大名士的风采,朝廷也拿他没办法,那个时代就是这么任性的,大家挂在嘴边的一句话都是:做人呢,最重要就是开心啦。

这种面对名利的潇洒,让后世很多人羡慕不已。

毕竟大家挤破了头,十年寒窗就是为了混一官半职,而人家因为想吃鱼就可以不做官了,这种差距只能敬仰。

从后人的诗词里,可以一窥这种敬仰之情。

李白的诗说:

君不见吴中张翰称达生,秋风忽忆江东行。

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

杜甫的诗说:

东走无复忆鲈鱼,南飞觉有安巢鸟。

白居易的诗说:

犹有鲈鱼莼菜兴,来春或拟往江东。

范仲淹的诗说:

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

……

“莼鲈之思”,让中国人可以有退一步的理由,也让辛弃疾有了一丝心理安慰。

除了这个,还有“夜深儿女灯前”。

随着年纪增长,英气消磨,那个“壮岁旌旗拥万夫”的白马少年,变成了“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的中年父亲。

这或许,是我们每个人最好的人生状态。

Tags:

发布: 老漂 分类: 精彩|收藏 评论: 0 浏览: 6
留言列表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